“全社会都关注我 我不能放弃”

发布日期:2022-01-09 08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3年3月16日,《河南商报》独家报道了此事,引发全国关注。此后,张虎群一直奔波在找回自己失去的那38年人生的路上……

  6月19日上午9点,张虎群准时到达位于洛阳新区的河南科技大学新校区。张虎群说,2002年,洛阳农专和洛阳工学院、洛阳医专合并为河南科技大学。

  1976年9月,他所在的公社分得了6个深造名额,要从表现优秀的年轻人里推荐大学生,张虎群成为幸运者,当年11月,他收到了岳滩农学院(洛阳农专的前身)的录取通知书。

  可直到1977年,张虎群还没有等到开学通知书,他到学校,被告知由于超过报到期限,已按他自动退学处理。

  历经周折,2001年2月,洛阳农专一纸文件道出原因,张虎群“被人顶替没能到校学习的情况基本属实”。

  2001年3月,省教育厅批示,同意恢复张虎群学籍。由于年龄和家庭原因,张虎群缺课太多,最终只拿到了结业证书。如何补偿被顶替的人生?张虎群选择诉讼。他把河南科技大学告上法庭,索赔115.2万余元。

  《河南商报》报道后,北京卫视、江西卫视、湖南卫视、三联生活周刊等国内各大媒体纷纷跟进报道,凤凰卫视的专题节目播放数达32万多次。

  张虎群的家在洛阳宜阳县高村乡北王村,从这里去洛阳,每天只有两班中巴车。每次去河科大,他必须早上5点30分起床,才能赶上早上6点多的车,否则就要等到下午了。

  张虎群的“房产”是一间上世纪50年代建的土房,单独搭起来的厨房在土房“隔壁”。厨房一旁是个窑洞,冬天全家会住在窑洞里避寒。

  现在,大下坡成了他心里的痛。二儿子明年大学毕业,女朋友提出想到他们家里看看,但张虎群犹豫不决。“一看这个下坡,说不定就吹了。”

  但他又向儿子强调,“对人家说清咱家的情况。人家一看和你说的不是一回事,就麻烦了。”

  他说,去年3月,他和河科大在洛阳市中级法院开完听证会,法官把网上的报道都打印了出来,放在案件卷宗里。这一度让张虎群看到了希望。可是,从那以后,张虎群再也没有等来法院进一步的消息。

  今年4月,他来到中纪委巡视组设在省信访局的窗口,举报河科大的前身岳滩农学院负责人涉嫌徇私舞弊,导致其大学名额被人顶替。他说,巡视组的工作人员建议他去学校,调查当年涉事相关人员究竟是谁。

  可早在2001年,学校就以文字形式称,由于时间已久,有关单位和人员变动极大,有些细节已无法查清。据河南商报记者了解,当年岳滩农学院的负责人今年已80多岁。

  今年5月14日,他又到省纪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组,举报洛阳农专和河科大领导以时间长、人事变动大为托词,一直未处理。

  省高校纪工委受理了该举报,并将举报信转至河科大纪委,要求河科大纪委“酌情处理”。

  但有人向张虎群解释,按照纪检部门办案的惯例,“酌情处理”的意思是“可以处理,也可以不处理;可以回复,也可以不回复”。

  常年上访、打官司,张虎群把种红薯、西瓜卖的钱花了大半,家里仅有的电器是一个灯泡和一个台扇,还有一台洗衣机被装在箱子里,冬天才拿出来用。

  女儿出嫁多年,亲家多次邀请他做客,但他从没去过。“家里条件不好,怕人家看见了嫌弃。”

  “哪有把家里的钱都用在为自己讨说法上的?再穷的家庭哪有一直不盖房子的?”他自问道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村里人陆陆续续从山坡下面的土房和窑洞里搬了出去,现在只有张虎群一家和他身患残疾的弟弟,住在山坡下这片没有人烟的地方。

  村里给张虎群分了一块宅基地,但他没钱盖房子,就在上面种树。家里有点钱就买砖头,如今宅基地上堆了一堆砖,这是他近10年的成果。可要说起盖房子,砖还是不够。

  年近60岁的妻子一度因张虎群对家庭不管不顾而抑郁,但商报的报道,让她解开郁结。“老张要是没理,全社会能这么关注?”

  今年春节,他在洛阳涧西区的一个小区里卖粉条,办事处领导发动群众、企业买他的粉条。“五一”时,他拉了31袋红薯去卖,四天就卖完了。

  张虎群说,如今,自学法律让他成为周边颇有名气的“法律顾问”,附近村民遇到纠纷,不少找他咨询。谁家孩子上不了户口,谁家符合条件却办不了低保,谁家遇到乱收费,都找张虎群维权。

  他毫不掩饰取得的“成绩”——曾帮一家解决过4个低保,还帮人打官司告赢过副乡长。

  “你们报道后,全社会都关注我,我不能放弃。放弃就前功尽弃了。”张虎群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