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前沿

怀念外婆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从二舅的电话得知:外婆去世了。一切太快、太突然!距正月初八外婆91岁生日,最后一次去探望她还不到3个月,当时外婆的身体状态还很不错,我们都希望外婆能长命百岁。

我是在家庭微信群中得知外婆患病住院的。外婆似有不祥预感,在与母亲视频对话时流露出即将离开人世的叹息,期待母亲能回老家探望。第二天,我便送母亲到高铁站坐车回老家。

凭着自己有过医院工作经历的优势,我将外婆的病情咨询了相关医生。因不能见面,大家的说法不一致,中医乐观一些,西医悲观一些。而二舅每次与我通电话,都很担心外婆过不了这一关。外婆住了近一个月的院,没有明显好转,在外婆的强烈要求下,出院了。我向中医同事要了张药方,希望外婆能逢凶化吉,但外婆还是匆匆地走了,没能见上最后一面。

外婆育有五儿两女,母亲是老二。在我幼小的记忆里,外婆给我的感觉还是挺严的,说一不二。外公是我们当地的名人,当过校长,编过县志,创办了县里第一所民办初中,但因身体太差,很早就退休了,于1993年病逝。一大家人的生计,基本靠外婆经营的商店维持。小时候,我们姐弟妹三人最期待就是放寒暑假,这样就可以到外婆家与表兄表妹一起玩耍,最主要的还是惦记着外婆商店里的饼与酥糖。虽说外婆店里的糖果品种很多,但我们不敢乱动,只有外婆允许才可以吃。正是因为外婆对儿女亲人们要求严格,儿女们都非常团结。谁家有困难,兄弟姐妹一起解难帮困。1999年,因二叔家要建新房,把原来与我们一起居住的房子拆掉了一半。当时父亲也很想建新房,但苦于供我们姐弟妹三人上学,没有多余的钱。后来三舅知道了,舅、小姨他们兄弟姐妹帮助筹钱,才建成了新房。

怀念外婆,最难忘的是外婆的慈祥与善良,还有一点幽默。

记得一次外婆让我替她看店卖货,临走时,她把货架上的火柴全部撤了下来,放进了货架底层的柜子里。一会儿,一位中年妇女来到店里。我问她要买什么,她不能说话,一个劲地用手比画,许久,我才明白她想买火柴。我在柜台上没找到火柴,突然想起外婆放进货架底层柜子里的火柴。刚取出来,外婆回来了。她见我手上拿着火柴,愣了一下,我见外婆反应异常,赶紧说:她不能说话,要买火柴。外婆点了点头,我把所有的火柴都卖给了她。

晚上睡觉时,我隐隐约约听见外婆跟母亲说:“你养了一个好崽,他今天把我留下来准备自己用的火柴全部卖给了别人,家里的火柴只能省着用了,现在进不到货。”说完,她们都笑了,我只能一直装睡。

后来上高中,离外婆家近了,每到周末,外婆便让四舅到学校接我去家里改善伙食。返校时,外婆还会给我一些零花钱。外婆做菜特别好吃,尤其是油焖泥鳅和炒腊肉。记得前两年,外婆得知我与河南的表妹都回来了,想吃腊肉,于是便用颤抖着的手为我们下厨炒腊肉。

外婆走了,二舅说他没有家了!外婆走了,我们没有了外婆的牵挂与思念,没有了外婆油焖泥鳅和炒腊肉的香味,有的只是对外婆深深的怀念,还有一丝遗憾。在外工作23年,没能让外婆到山外面看看世界……

外婆出殡那天,很多亲戚朋友从很远的地方赶回来送她,村子里的人也都来送她,他们说舍不得这个老太婆。我送走外婆,准备启程回单位,与母亲话别时,母亲给我、妻子和女儿一人一个红包。母亲说,这是外婆去世前给我们留下的念想……

(赖凌)